第六一八章 另一片天空下.

混亂戰神   


夕陽的余暉下,尼古拉的身影出現在地平線的盡頭,那沉重的腳步踏在地面上發出連串如雷般的悶響,身后留下了一道滾滾煙塵,風馳電掣般向這個地方射來。

韓進靜靜的站在山巔上,默默注視著逐漸接近的尼古拉,這一刻,他的心態很微妙,沒有即將手刃強敵的興奮,浮現在心中的,是一些遺憾,還有一點淡淡的憐憫。

拋開尼古拉的是非功過不談,即使連韓進都不得不承認,尼古拉絕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堪為一代梟雄,或許假以時曰,尼古拉真的有機會推開最后那扇大門。

然而,這一切都將要結束了,尼古拉心里也應該很清楚,他此刻踏上的,是一條死亡之路。

這也是韓進欣賞尼古拉的原因,明知必死,卻仍舊一往無前。

但,這不代表尼古拉是不知進退的莽夫,否則也不會有三年之約的出現。不過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愿意付出一切去守護的東西,所以,尼古拉來了。

時間在一點一滴的流逝,終于,尼古拉在距離韓進數十米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從他身上看不到絲毫長途跋涉的痕跡,鷹隼般的目光依然銳利,只是在眼底深處,依稀能夠看到一抹揮之不去的疲憊。

“我似乎來晚了。”短暫的沉默過后,尼古拉開口說道,嗓音有些低沉。

“不晚,是太早了。”韓進微嘆道。

“太早?”尼古拉笑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譏諷之色:“擊敗了權天使阿爾法的你,越來越意氣風發了,呵呵……你真的以為已經把世界踩在腳下了?!”尼古拉當然聽得懂韓進的意思,太早了,就是指他的馳援沒有多大意義,改變不了任何結局。

“尼古拉,你不應該這樣浮躁的。”韓進輕聲道。

尼古拉就象一支蓄而待發的利箭,他的神態、他的話都具有一定的攻擊姓。這不算什么,換成其他人處于尼古拉的境地,表現得肯定要比尼古拉更張揚,甚至是歇斯底里的瘋狂,反正已經要死了,為什么不瘋狂一次?!但,以尼古拉的閱歷和能力,他不應該如此浮躁,只能說,他的心態已經有些失衡了。

反觀韓進,始終屹立如山、沉靜如海,就算尼古拉話中的譏諷味道再濃厚一些,也不會對他造成影響。

有些東西,往往建立在不可動搖的信心之上,韓進會憐憫尼古拉,不在意尼古拉的挑釁,只因為他擁有必勝的力量。

尼古拉沉默了許久,再一次開口說道:“你殺了帝摩斯?”

“沒有。”韓進笑了笑。

“哦?”尼古拉的嘴角抖了抖:“我想再看他一眼。”

“打敗了我,你自然能夠看到。”韓進淡淡的說道。

“好!”尼古拉口中輕描淡寫的說著話,然而一出手卻是雷霆萬鈞,一道足有尺余寬的劍芒橫跨數十米的距離,瞬間就劈到了韓進身前。

尼古拉的速度快,可韓進的速度更快,不知何時韓進手中已經多了一柄偃月長刀,紫光閃爍中,與劍芒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轟然巨響聲中,劍芒被紫光劈得粉碎,而第二道劍芒已經逼近韓進的前胸。

尼古拉要運用全力,才能一口氣接連釋放出十余道劍芒,而韓進卻在輕描淡寫的揮動著手中的偃月長刀,雖然他的動作看起來舒緩而隨意,可偃月長刀已化作千萬道殘影,只在瞬息之間,尼古拉釋放出的劍芒已全部被絞碎。

“你的力量確實要比以前強大得多,不過……”尼古拉抬頭看向韓進,滿眼都是熊熊燃燒的戰意,“我還是想試試!”

話音未落,尼古拉便大步沖向韓進,雖然早已把先知之劍送給了韓進,但對他這種級數的強者來說,有沒有武器已經不是那么重要了。

湛藍色的劍芒如同倒瀉的銀河般席卷向韓進,劍芒所過之處,平坦的地面出現了一道深深的溝壑,韓進依然是不躲不閃,一刀迎了上去。雙方的招式都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似乎有著某種默契。

轟……紫色的刀鋒與藍色的劍光撞擊在一起,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一道肉眼可見的沖擊波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開去,伴隨著的還有沖天而起的塵浪,成片的草叢被連根拔起,漫天的樹葉草莖卷向四方,恍若壯觀的沙暴。

片刻,當一切重歸平靜后,尼古拉已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他的右手自小臂以下的部分完全消失不見,創口處淋漓翻卷的血肉看起來格外的觸目驚心,鮮血不停從斷臂中涌出,掛成幾條血線,不停滴落在地面上。

韓進的天道只一擊,不止粉碎了尼古拉的劍芒,更擊潰了尼古拉的星空領域,給尼古拉造成無可挽回的重創!

尼古拉似乎感覺不到痛楚般,看都不看自己的斷手一眼,依舊如標槍般挺立在那里。

韓進站在原地,一點都沒有趁勝追擊的意思,他在等,等尼古拉的下一次攻擊,因為他知道,尼古拉不會放棄。

“咳……”尼古拉突然笑了:“三年?”

尼古拉眼中依然閃動著濃濃的譏諷之色,只不過,剛才他是在譏諷韓進,現在卻是在譏諷自己,面對著壓倒姓的力量,三年之約真的有意義么?

如果可以,尼古拉希望自己能夠與韓進轟轟烈烈的戰斗一次,就算最后不支敗亡,他也沒有什么遺憾了,但事實是如此的殘酷而無奈,尼古拉清楚的意識到,他根本不是韓進的對手,也沒有與韓進酣戰的資格!如果韓進不給他喘息的機會,繼續發動攻擊,他現在還能站在這里么?!

尼古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再次邁開腳步,星空領域也重新張開,這一次,尼古拉用的是左手。

轟……凌亂的地面再次濺起沖天的煙塵,韓進手中的天道就仿佛是尼古拉永遠無法翻越的高峰,摧枯拉朽般把尼古拉釋放出的劍光沖蕩得支離破碎,重重劈在了星空領域上。

領域,讓大陸無數強者為之仰望的終極標志,又一次潰滅了,下一刻,尼古拉的身形從遮天蔽曰的塵暴中飛跌出去,足足飛出去一百余米遠,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軌跡。

砰……在即將跌落在地面上時,尼古拉及時調整了自己的身形,半跪在草叢中,用來支撐身體的右腳和左膝蓋已深深陷入泥土深處,緊接著,尼古拉用一種極緩慢的速度一點點站了起來。

此刻的尼古拉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右臂的斷口處,鮮血猶在噴涌著,胸前的甲胄全部被撕裂,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胸膛,腳下的地面已染得殷紅一片,盡管傷勢重到無以復加,尼古拉的腰板仍然挺得筆直,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讓他彎下自己的脊梁。

“這就是神祗的力量嗎?”尼古拉凝視著韓進,有些吃力的說道,每說一個字都會從嘴角沁出一線血絲,“似乎真的不是現在的我能夠戰勝的啊。”

“氣餒了么,尼古拉?”韓進淡淡的說道。

“呵呵……”聽到韓進的話后,尼古拉竟然笑了,“其實我想說,就算你真的是神……我還是想再試試!”

環繞在尼古拉身周的無數星光驀然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星光舞動的速度愈來愈快,到了后來,已經化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屏障,把尼古拉整個人都包裹在里面。

尼古拉大吼一聲,雙足用力一踏地面,頓時腳下的泥土片片龜裂,足有手臂粗的裂縫猶如一條條蜿蜒的巨蛇,向四周扭曲著蔓延開去。借著這一踏之力,尼古拉飛身而起,身體與地面平行,奇快無比的筆直向韓進沖了過去,籠罩在他周圍的星光被強烈的風壓改變了形狀,在尼古拉的身后,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輝光,猶若夜空中一閃即逝的流星。

尼古拉用自己的身體,發起了他毫無保留的沖鋒。

流星與天道撞擊在一起,在空曠的原野上綻開了一朵璀璨瑰麗的生命之花,無數道塵浪咆哮著直沖上數百米的高空,然后又掙扎著飄飄揚揚的灑落地面,把整個天空都染得灰蒙蒙一片。

或許在尼古拉的眼中,世界本來就是灰色的,這一次撞擊的力量更猛烈,尼古拉被彈飛得也更遠、更無力,竟然飛出了山包,落在山坡上,并沿著山坡滾出了十余米,才算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只停頓了幾秒鐘的時間,尼古拉撐住地面,試圖重新站起來,但他的身體已經接近崩潰邊緣,他越用力,傷口撕裂得越大,流出的鮮血也越多。

韓進的身形一閃,出現在尼古拉前方十幾米的地方,他默默的看著尼古拉在那里掙扎,沉默片刻,緩緩開口道:“我累了,也倦了,尼古拉,到此為止吧。”

尼古拉剛剛張開嘴,裹挾的泡沫的血液便從他嘴里噴了出來,以至于喘息了半天,才斷斷續續的說道:“拉斐爾……求你……放過……帝摩斯……”

“這是你第一次懇求對手么?”韓進輕聲道:“好吧,我答應你,今天我不會傷害他,以后……還要看他的覺悟了。”

說完,韓進緩緩伸出手,一道霞光從他掌心中席卷而出,正擊中尼古拉,在絢爛的光芒中,尼古拉消失得無影無蹤。

****

一場左右著大陸走向的決戰之后,韓進和尼古拉同時消失,坐鎮圣冠城的格瓦拉與所羅門大公爵立即調整軍力,向雄光帝國發出了進攻,當然,以格瓦拉和所羅門的智慧,根本不會動用自己的嫡系,而是組織了一支龐大的聯軍,自由聯邦、部落同盟、還有各地領主們,都‘義不容辭’的加入了征討的行列。

不止是尼古拉消失,連王子帝摩斯也再沒有出現過,雄光帝國人心惶惶,稍作抵抗后,便紛紛投降了。

幾個月后,整個大陸宣告重新統一,接著韓進出現了一次,正式任命格瓦拉和所羅門為帝國右相和左相,隨后又撂了挑子,把全部軍政大事交給格瓦拉和所羅門處理,連格瓦拉和所羅門向他征詢帝國的名字,他也懶得回應。

所羅門提出了一個建議,用‘曙光’來定義國號,意指大陸終于結束了混亂,和平的曙光已經降臨,不過,他遭到了格瓦拉的反對。嚴格的說,格瓦拉的理由有些荒誕,首先,格瓦拉說既然有曙光就會有夕陽,不太吉祥,又說所羅門的建議與已經覆沒的雄光帝國有雷同之處,不好聽。

最后是格瓦拉拍了板,把國號定為‘神佑’,并把圣冠城改名為戰神之都,其中的涵義已經不言自明了。

和平,僅僅是指消滅了戰爭的威脅,卻無法徹底清除智慧生命間的矛盾,神佑帝國的勢力大致分為兩個陣營,勢力最大的一部以格瓦拉為首,旗下囊括著跟隨韓進起家的老班底,另一個陣營以所羅門為首,旗下絕大部分都是來自元素之都的強者。

不過讓人欣慰的是,雙方并不會因為矛盾而生出仇怨,格瓦拉不想給韓進出難題,所羅門更不想。

增格林榮任神佑帝國魔法公會第一屆會長,這個職務的品階與兩位宰相是平行的,當然,實際權力上差了不少。

摩信科成了孤崖城的領主,雷哲成了拜特盟的領主,這兩個年輕人倒算是衣錦還鄉了,唯有薩斯歐愁眉苦臉的,黑鴉城的地盤雖然不小,但幾經屠戮,此時的人口總數僅有十幾萬,可算是一片荒蕪,不過,怪不得韓進,誰讓薩斯歐想不起自己是哪里人呢!

神佑帝國的新貴們非常注意高賓的動向,因為高賓是唯一一個有資格另立一派的強者,他有地位,是精靈族的領袖,他有關系,韓進的親大舅哥啊,誰敢惹?可是,在一天凌晨,精靈族竟然集體失蹤了,野柳城的生命古樹,還有被馴化的樹妖、獨角獸,也跟著消失在空氣中。

自那一天之后,純正的精靈便很少在大陸上出現了,只偶爾能看到幾個半精靈行走。

冷影城的切瑟姆在回到自己的城市后,和韓進一樣,再也不問政事了,甚至辭去了族長,并在冷影城西側親手構筑了一座小屋。說實話,那地方的風水非常不好,正落在一座巨大的墓園中央,而里面埋葬著的都是切瑟姆過去的妻子們。

有人說,切瑟姆是怕了韓進,所以主動讓出權力,免得沒有對手的韓進把注意力轉到他頭上,也有人說,切瑟姆是改過自新了,所以才選擇了妻子們的墓園隱居,并用后半生的時間去懺悔。不管人們的猜測是真是假,最后多明妮在泰坦族的百般懇求下,回到了冷影城,但她似乎不愿意呆在那里,只過了半個月,便又回到了戰神之都。

最讓人大跌眼球的,是斯蒂爾伯格擔任了戰神之都的領主之職,身無寸功,僅僅因為是韓進的仆人,便擔任如此重要的職務,讓一些認為自己很有能力的強者們不滿。

直到數年之后,格瓦拉才恍然大悟,原來韓進這么做不止是為了照顧朋友們,也是為了給所羅門鋪路。斯蒂爾伯格當然不懂政治,其實摩信科他們也不太懂,所以,城市的政務都由各個城市的城主去處理,斯蒂爾伯格等人擁有的是品階所帶來的利益,還有永久的繼承權。

城主的權力被凸顯出來了,以往,城主大都是由領主任命的,但在幾個特殊的城市有些行不通,斯蒂爾伯格知道怎么照顧韓進的起居,可讓他去挑選自己的城主,那就強人所難了,何況在韓進的詔令下達后,無數人用各種各樣的理由找上斯蒂爾伯格,試圖推薦自己、或者推薦朋友,讓斯蒂爾伯格焦頭爛額。

最后還是格瓦拉點了名,讓原圣冠城的總治安官舒曼擔任戰神之都的城主,這才壓制住下邊的明爭暗斗。

摩信科等人并不比斯蒂爾伯格強多少,所羅門看準機會,率先在戰神之都、拜特盟、孤崖城、黑鴉城,還有多明妮的冷影城建立議會,既然守舊派們堅持領主可以決定領地內的一切,那么只要說服斯蒂爾伯格、摩信科等有數的幾個人就行了,都是晚輩,怎么可能不給所羅門面子?!

當然,議會的權柄小得可憐,頂多在出了事情后呼吁幾聲、或譴責誰,遠不能和自由聯邦的議會相比,但所羅門一點不灰心,指望初生的嫩芽象參天古樹那樣遮風擋雨,接近不可能,何況所羅門很清楚,強行在短時間內改變人們的舊有習慣,往往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這是百年大計,急不得,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

這是一片不一樣的天,在一座幽藍色的湖泊旁,有一座小屋,一個大漢正靠在院中的躺椅上閉目養神。

突然,一道綠光從旁邊的樹林中射出,天空隨后猛然暗了一下,一道水花劈頭蓋腦罩向那個大漢。

那大漢伸手一彈,綠光倒射而回,穿入樹林,接著一團黑氣蒸騰而起,把水花全部裹在里面,隨著那大漢的手勢,水花化作一片暴雨,掃入樹叢中。

“哎呀……”樹叢中傳來一聲稚嫩的慘叫,接著兩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從林中跳了出來。

左邊的小女孩全身已經被雨點浸透,烏黑的長發胡亂貼在她的額前、臉蛋上,她正用力揉著自己的眼睛,右邊的小女孩樣子更可憐,不止全身濕透,額頭中央還有一個紅點,那是倒射回來的竹箭留下的痕跡,她一手捂著自己的額頭,一手用力握著手中的小弓,死死瞪著對面的大漢。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小女孩,她的眼眶已經盈滿了淚水,但就是沒有滴落,緊抿的嘴唇在微微顫抖著,似乎極力忍耐著什么。

“嘎嘎嘎……”那大漢放聲狂笑:“想偷襲我哈雷大人?!嘎嘎嘎嘎……你們還太嫩了!”

沒錯,這大漢就是重新擁有了軀體的哈雷,可惜他沒有透視眼,也笑得太早了,如果能透過小手的遮掩,看到那小女孩額頭上的痕跡,他會立即意識到,不久之后,他必將面對暴走的仙妮爾!

小孩子的堅強畢竟有限,她可以忍受額頭上傳來的痛楚,卻無法忍受哈雷的囂張,眼中盈動的淚水越來越多,終于,那小女孩突然張開嘴,放聲大哭起來。

“哈雷叔叔,你欺負我姐姐,你是個壞蛋!!”左邊的小女孩看到同伴放聲大哭,氣呼呼的尖叫道。

“對啊,我就是壞蛋,你又能拿我怎么樣呢?嘎嘎嘎……”哈雷繼續肆無忌憚的怪笑著。

那小女孩氣得胸脯不停起伏著,下一刻,她把手指伸進自己口中,打了個響亮的呼哨。

只十幾秒的時間,天際出現一條鮮艷的火線,向這座湖泊激射而來。

“寶寶!寶寶!!”那小女孩一邊跳著一邊揮舞著雙臂:“他欺負我們……快來呀……”

“不好……”哈雷臉色陡變,接著身形縱起在空中,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哈雷剛剛離開,一個絕美的女精靈從屋中走了出來,看著從上空激射而過的不死鳥,無奈的以手加額:“我只是小睡了一會,怎么……怎么又鬧起來了……”看得出來,哈雷與不死鳥寶寶之間肯定不是第一次爆發沖突了。

“多琳阿姨,多琳阿姨!”那黑發的小女孩愈發來了精神:“哈雷叔叔又欺負我們了!”

“是么?”那絕美的女精靈笑道:“好,等他回來我一定教訓他!”

“嗯!”那小女孩用力點了點頭,似乎雙方已經達成了某種誓約。

那長著金色長發的小女孩停止了嚎哭,抹去滿臉的淚水,氣鼓鼓的站在那里,不過她的嘴唇依然緊抿著。

“怎么回事?”多琳看到了那小女孩額頭上的紅色痕跡,當即吃了一驚。

就在這時,后面傳來一個聲音:“怎么了?誰敢欺負你們?”隨著話音,笑吟吟的高賓走了過來。

“高賓舅舅,高賓舅舅,哈雷叔叔又欺負我們了!!”黑色長發的小女孩精神繼續暴漲,這簡直是個小告狀王,估計等她回家之后,小嘴也不會閑著,一定要把哈雷的惡行昭告天下,相反,那受了點傷的小女孩卻始終一句話不說,顯得很倔強。

轟……轟轟轟……遠方傳來劇烈的爆炸聲,高賓和多琳對視了一眼,同時搖了搖頭。



2019 淘小說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3903號 意見反饋

Copyright ? 2012- 2019 taoxiaoshu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收錄所有書籍作品皆來源于網友上傳及互聯網搜索資源

書籍內容、以及所有評論皆屬于作者或者用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若本站所收錄的書籍對您造成了侵權,請聯系我們或者提交意見反饋,我們將24小時內刪除

若書籍或者評論有不當之處,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网络版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