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誘人的懸念

俗人回檔   


互聯網時代,掀起全民收視狂潮的《中華好聲音》播完第三期就引起了國外多家綜藝娛樂公司的關注。

形式新穎,內容健康,制作精良,社會效應顯著,幾乎從第一期就表現出“現象級”綜藝節目的爆發力和影響力,所以各國業內人士一致認為《中華好聲音》十分有潛力,極有復制價值。

當然,全面的判斷要等到第一季全部播完才能做出,畢竟節目后面幾輪的比賽模式還沒有看到。

不過,對有道傳媒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這檔節目后半程出問題的可能性極小。

原因嘛……只要記憶力不差,都記得前兩年有道傳媒曾派人滿世界學習取經挖人。有道傳媒的人把亞洲、歐洲、美國的知名娛樂公司走訪了個遍,那些虛心請教學習的中國人給各家公司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現在大家對有道傳媒制作的《中華好聲音》一炮而紅并不感到意外,因為這是厚積薄發的結果,成功理所當然。

另一方面,一些心思靈活的人暗中打起了《中華好聲音》的主意,結果,稍稍一打聽,他們失望了!

早在一年前,有道傳媒就已經在全球主要國家注冊了《中華好聲音》(the-voice)的商標,不只商標,域名也注冊了,不留一點縫隙,精明得讓人喪氣。

好像猜到了一些人心里的小盤算,《中華好聲音》盲選結束后,有道傳媒“一姐”廖蓼接受了一家中央媒體的采訪,在采訪中,她明確說道:“《中華好聲音》的成功不是偶然!在觀眾看到節目之前,有道傳媒上下幾百人默默工作了一年多,我們先后派出200多名員工赴11個國家考察交流學習。為了挖掘優秀學員,公司的6個海選導演組不僅走遍國內的省、直轄市、自治區、特別行政區,還遠赴海外13個國家跟有潛力的學員見面,前期人力、財力、物力投入巨大。”

“正是因為前期投入巨大,為了保護知識產權,集團法務部成立了一個子部門,專門負責有道傳媒旗下節目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和法律維權。在此,我特別想說一句話……只有保護好知識產權,才能迎來原創的春天,而如果保護不力,版權的經濟效益體現不出來,誰還會愿意花大力氣去做原創節目呢?”

報道出來后,該聽懂的人都聽懂了。

簡而言之一句話:有道傳媒原創節目花了很多錢,所以十分重視自家節目的版權,如果有人侵犯知識產權,有道集團法務部有專人負責打官司。

廖蓼這篇專訪非常及時,它打消了一些人心里的貪念,同時也為《中華好聲音》版權輸出做好了鋪墊——想復制《the-voice》節目模式?可以,來買!

這時,一個想法從人們心底朦朦朧朧地浮現,漸漸匯聚成一個誘人的懸念——難道《中華好聲音》的版權真能賣到國外去?

之前從來沒有過,若是《中華好聲音》真的實現版權輸出的突破,對國內電視圈會是多么大的鼓舞?對文化輸出自信心又會是多么大的提振?

真是萬分期待啊!

……

……

中歐商學院emba高級總裁班班長和第一季《中華好聲音》班長,兩位“班長”終于進行了第一次合練。

一共合練兩首歌,《孤獨不苦》和原創新歌《時光大英雄》。

知道邊學道時間金貴,廖蓼十分重視合練,不僅把節目音樂總監和現場樂隊全拉了過來,還把《時光大英雄》的詞曲作者和編曲者也找了來,現場跟李裕、邊學道講解創作時重點考量的地方,以便兩人最快練出理想效果。

對廖蓼安排的額外工作,沒有人不滿或推辭,相反都很積極,因為大家知道服務的對象是大佬邊學道。

邊學道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合練時找機會跟他說幾句話,合一張影,妥妥的自抬身份利器。

而若是運氣好,入了傳媒大亨邊學道的法眼,那可就機會無限,前途無限了。

抱著差不多的想法,一眾人等早早趕到排練地,最遲的一個,也比約定時間早到了30分鐘。

邊學道和李裕也提前到了,比約定時間早了差不多10分鐘。

進門后,被眼前的陣仗嚇了一跳的李裕問廖蓼:“樂隊怎么來了?”

廖蓼看著朝這邊走來的音樂總監說:“上臺什么樣,練習時就什么樣,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你倆盡快熟悉全部環節,最快進入狀態。”

李裕聽了扭頭看向身旁的邊學道,笑嘻嘻地說:“給大家發加班費時,記得把我也算進去。”

確實是“加班”,因為在場所有人的工作合同上都沒有寫單獨陪某位學員練習這一條,屬于標準的額外工作。

得李裕提醒,邊學道跟在場的人挨個握手,一圈下來,他站在場地中央揚聲說:“占用了大家的休息時間,實在過意不去,等節目結束,我請大家吃飯,希望大家都來。還有,老實講,我已經有陣子不唱歌了,心里其實很擔心會在臺上出丑,所以,接下來的日子,仰仗諸位了。”

“嘩!”

周圍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在場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邊學道,見面之前,他們怎么也想不到一身傳奇光環的大佬會如此平易近人,個人魅力值簡直max。

開場良好,后面的練習環節所有人都盡心盡力,三遍之后,整體配合默契度已經接近登臺標準線。

不練不知道,一練發現《時光大英雄》很適合邊學道和李裕,兩人的聲音一個氣貫長虹,一個俠骨柔腸,搭在一起效果非常棒!

兩首歌,前后一共練了六遍,邊學道的嗓子有點累,于是首次合練提前結束。

回酒店的路上,李裕坐副駕駛,邊學道和廖蓼坐在后排,因為嗓子都很累,所以車里沒人說話。

行到半程,李裕覺得太靜了,伸手按開音樂,音響里隨即傳出林子祥的《十分十二寸》。

“這晚這晚會暖到爆炸,

這晚這晚會熱到爆炸

這晚這晚會興到爆炸

這晚這晚會勁到爆炸……”

一首歌沒唱完,廖蓼說:“關了吧,聽得我都快喘不上氣了。”

前排的李裕關掉音樂,廖蓼扭頭問邊學道:“賣掉開心網,你是怎么想的?”

“怎么忽然關心起這個來了?”邊學道笑著問。

“只是覺得意外。”

“沒什么好意外的!投資開心網本來就是一筆生意,只要他們出的價兒達到超過我的期待利益,我自然賣掉它。”

“可是……”整理一下語言,廖蓼說:“以開心網現在的勢頭,你怎么確定心里的期待利益不是錯誤的估值?”

“沒法確定!”

不能說實話的邊學道故作灑脫道:“只要賺了錢就好,多點少點無所謂。”

廖蓼聽了,拍了一下李裕的座椅:“你信嗎?”

看著后視鏡,李裕頭也不回地說:“不信。”

無語幾秒,邊學道眨著眼睛說:“在你們眼里我就那么愛錢?”

廖蓼一臉嚴肅地說:“愛財之心可昭日月。”

……

……

香港,午后,微雨。

祝天養和祝德貞父女并肩站在一處能俯覽河東花園的地方,看山看海看風水。

知道父親一身雜學,祝德貞沒有出聲打擾,直到雨過天晴,陽光灑下萬丈光芒,她輕聲開口:“怎么樣?”

雙手背在身后,祝天養感慨道:“確實是好地方。”

勾著嘴角,祝德貞說:“福地福人居!”

看了一眼女兒,祝天養豪氣地說:“你要是喜歡,我去找邊學道,讓他割愛賣給我。”

“我不要!”

“不喜歡?”

“喜歡。”

“那為什么不要?”

“一個人住沒意思。”

知道女兒這是深陷于情,愛屋及烏,祝天養嘆氣道:“我有點后悔當初逼你接近他了。”

扭頭看著父親,祝德貞目光平靜:“人生短暫,我想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祝天養聽了,抬手摟著女兒肩膀說:“什么都不要想,喜歡就去追,我祝家的女兒向來隨心所欲敢愛敢恨。”

“爸,謝謝你!”

“無論你做什么選擇,只要是發自內心的,我都永遠支持你!”



2019 淘小說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3903號 意見反饋

Copyright ? 2012- 2019 taoxiaoshu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收錄所有書籍作品皆來源于網友上傳及互聯網搜索資源

書籍內容、以及所有評論皆屬于作者或者用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若本站所收錄的書籍對您造成了侵權,請聯系我們或者提交意見反饋,我們將24小時內刪除

若書籍或者評論有不當之處,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网络版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