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零章 左大將的憤怒

詭三國   


於夫羅略微沉默了一會兒,笑道:“中郎請放心……中郎麾節所向,就是小王戰刀所指……”

於夫羅愿意在斐潛面前拍胸口,其實并不是他真的下決心心甘情愿的為斐潛做牛做馬,只不過眼下的局面,讓於夫羅清晰的認知到,離開了斐潛支持,僅僅憑借於夫羅自己就什么都不是。

眼下不再是當初在平陽的時候,斐潛必須求于他,而是他有求于斐潛,他必須借助漢人的力量來發展壯大自己,所以現在於夫羅他非常的配合。

至于將來如何,那是將來的事情。

“善!”斐潛點點頭,說道,“那么往東西方向的斥候,就讓單于多費心了……”

東面自然就是拓跋離開的方向,雖然拓跋是走了幾天了,但是萬一殺一個回馬槍,斐潛也不得防著點。

西面當然就是陰山鮮卑的方向了……

并北這種胡人較多的地區,以胡人為斥候的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一個是胡人生活習慣的原因,可以不用多少補給就可以派遣到三四百里以上,另外一個更重要的是,不會引起特別的注意,特別是遇到了一些零散胡人部落的時候,如果是漢人就太顯眼了一些。

當然,近圈防御型的四五十里的斥候,依照慣例斐潛還是會派遣的。

這一點,於夫羅自然是沒有什么問題,便答應了下來。

“那太感謝單于了。”

斐潛笑笑,然后揮了揮手,讓親衛捧過來一套完整的戰甲,“這是平陽最新的鎧甲,也不知好壞,還麻煩單于幫忙品鑒一下……”

能將禮物說成麻煩對方的東西,這也是斐潛從后世帶來的習慣之一,不過這樣的效果總比直接說要給點東西好,雖然於夫羅只是一個胡人,沒有像士族那么多的規矩,但是這樣的說法顯然也讓於夫羅更加的高興和容易接受。

當著士族的面送一些什么文雅的物品倒也罷了,要是送錢都送的沒技巧,直愣愣端著一盤的金銀相送,估計除了極個別的幾個貪財鬼之外,絕大多數的士族子弟估計都會立刻翻臉……

一副鎧甲而已,愿意和自己合作的人,總是多少需要保護一下的,要不然戰場之上一個流矢就可能會要了於夫羅的小命。

於夫羅死了問題不大,問題是要再找到第二個人物,繼續培養就難免費時費事了一些,尤其是在當下的緊要時刻。

“傳令……”

斐潛看著於夫羅帶著鎧甲下去了,便轉頭下令道,“整軍,改道,向西進發!”

有了胡人加入之后,不僅帶來了斥候上的改變,甚至也帶來了行軍扎營的改變,因為帶著基本上都是純騎兵,只有少量的輜重車,所以也基本上就跟胡人一樣,日出而行,日落而息,不立營寨,只設立帳篷,這樣一來雖然有一些風險,但是行軍的速度卻大大加快……

這就給斐潛營造出時間差創造了一定的條件。

戰場之上,信息的不對稱,永遠是決定了一場戰役最終走向的最重要的因素。

而一直在和徐晃對峙的獨孤余歡,也正在苦惱著,究竟是追還是不追,要追的話,追多久,這些都是很麻煩的問題……

沒錯,獨孤余歡現在正在徐晃的楨林大營之內。

雖然徐晃耍了一個花招,但是時間一長,還是露出了破綻。

天天都有援軍前來的陣勢的確在開始的時候,很是讓獨孤余歡迷惑了一陣,但是連續十天都有援軍,而且都是一千人左右……

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在起了疑心之后,整個由徐羽撐出來的幌子,露出的馬腳就越來越多了。

一天一千援兵,近十天了,加起來少說也多了一萬了步卒吧,但是楨林營寨依舊沒有擴大的樣子,那么這些新增的兵卒都住哪里?

這樣的一個營寨能擠下近兩萬人么?

獨孤余歡加大了斥候的偵查頻率,很快發現了楨林大營之內的炊煙的數目,并沒有多少的變化……

這個時候獨孤余歡就已經基本確定這個所謂的增兵肯定有問題了。

再加上從美稷那邊的右大當戶派遣了兵卒傳來的消息說,在美稷的南匈奴王庭已經被平定了,原本設想當中的王庭爭奪大戰根本就沒打起來……

南匈奴單于直接就帶著族人南逃不見蹤跡,而拓跋俾小王在擊破了南匈奴骨都候部落之后也準備返程,對于左大將孤獨余歡南下絞殺漢人的提議,顯得不怎么感興趣,因此右大當戶無奈之下,也就準備近日返程……

這個消息,好的一方面意味著獨孤余歡原本顧慮被兩面圍攻的危險性基本上解除了,而壞的一方面就是如果要進攻漢人,只能是依靠獨孤自己了。

而讓獨孤余歡什么都不做,就這樣撤回陰山,獨孤難免覺得心有不甘,因此也就帶著疑惑,派遣了兩個千人隊,對徐晃的楨林大營進行了試探性的攻擊……

結果不試探還好,這一試探的結果,讓獨孤余歡暴怒無比,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整個的楨林大營之內,根本就沒有多少人馬,頂多只有兩千多人,見獨孤的人馬一到,楨林大營的漢人就立刻撤離了。

獨孤人馬帶隊的仟騎長本來想要追趕,卻遭受到了箭弩的打擊,一個照面就死了六七十騎,迫于強弩的壓力,又見漢軍撤退的陣型嚴禁,因此擔心繼續追擊可能會中了漢人的什么埋伏,便沒有緊追不休,而是奪取了楨林大營之后,便向孤獨余歡進行稟報。

當獨孤余歡帶著大部隊趕到了楨林之后,看著楨林營地之內許多只有半個面的帳篷,一股被愚弄的憤怒不由得直沖腦門!

帳篷只有半個朝向北面是完好的,而背面則是破破爛爛的破布隨意拼湊的……

“這群該死的漢狗!”

獨孤余歡在楨林大營內逛了一圈,憤恨的罵道。

楨林的營地之內,沒有留下任何的物資,糧草布匹之內的全無,僅剩下的就是那些破破爛爛的帳篷和幾輛空空如也的壞了一邊輪子的輜重車……

漢人之前的增兵舉動,其實不是增兵,而是在減兵!居然就在獨孤余歡自己的眼皮子低下玩出了這樣的花招!

“追!追擊漢狗!”

孤獨余歡咆哮著,這不僅僅是自己面子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自己集結部隊南下一趟,難道就帶著這寒磣人的一些破帳篷和空空如也的輜重車回去?

必須要讓這些該死的、狡猾的、膽小的漢人付出代價!



2019 淘小說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3903號 意見反饋

Copyright ? 2012- 2019 taoxiaoshu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收錄所有書籍作品皆來源于網友上傳及互聯網搜索資源

書籍內容、以及所有評論皆屬于作者或者用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若本站所收錄的書籍對您造成了侵權,請聯系我們或者提交意見反饋,我們將24小時內刪除

若書籍或者評論有不當之處,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网络版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