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二章 不被人妒是庸才

天路殺神   


朝陽躍出了地平線,冷寂的天地驟然變得溫暖而生動起來,鬼十三躺在山坡上,雙手枕在腦后,嘴里叼著一根青草,他的神態顯得很悠閑,雙眼微瞇,欣賞著逐漸亮起來的天空。頂點小說 23us.com更新最快

這時,一條人影從側面接近,停在了距離鬼十三幾米外的地方,來人正是葉信。

“靈十七娘在浮城。”葉信微笑著說道。

“在就在唄,與我何干?”鬼十三淡淡回道。

“和姜鎮業他們不一樣,我看得出來,靈十七娘并不想離開自己的家。”葉信說道:“她愿意跟著一起來,應該是以為……自己出來了,就有機會見到你。”

“別的事我可以聽你的,這種事你少管。”鬼十三說道。

“好。”葉信說道,隨后他頓了頓:“我要去成天宗。”

“成天宗?嗯……沒聽說過。”鬼十三說道:“你去哪里做什么?”

“玄戒門的弟子在成天宗做長老,幾天前莫名被人謀害,宗內讓我去查個究竟。”葉信說道。

“你好像有些擔憂?”鬼十三坐起身:“是不是什么地方不對頭?”

“引蛇出洞、圍城打援之類的事情我做了不少,可能是我多疑吧,感覺里面隱隱有一種陰謀的味道。”葉信說道。

“那就讓別人去好了,你惹這麻煩干嘛?”鬼十三皺眉道。

“在我看來,太清宗的修士承平已久,失去了警惕性,如果真的有陰謀,他們的損失會很慘重。”葉信說道:“我既然已經進了太清宗,總要出些力的,也算是我的回饋了。”

“就象你以前在大召國的時候一樣?”鬼十三笑了笑。

“那可不一樣。”葉信搖了搖頭:“太清七子性格大都很寬厚,也有自己的見識,鐵心圣怎么能和他們相比?”

“你現在的境界還很低,不足以威脅到他們。”鬼十三輕嘆一口氣:“信哥,相信我,以你的秉性,天下沒有誰能容得下你。”

“這話讓你說的……”葉信顯得有些無奈:“我還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不是。”鬼十三側頭盯著葉信:“別說太清宗了,就算星殿和光明山,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奴才!而且是能為已所用的奴才!當他們需要你的能力的時候,會給你點好處,一旦發覺你有凌駕在他們之上的勢頭,那他們就要選擇壯士扼腕了。”

葉信突然變得沉默了。

“信哥,你絕對不是那種甘于做奴才的人。”鬼十三緩緩說道:“你做事情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習慣,不會聽人擺弄;你可以有選擇的服從命令,但你不會唯命是從;你可以去尊敬別人,可你會把太清宗幾位太上當成自己的主子么?不可能的……以前在天罪營每次聽到你說起‘主上’兩個字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你的口是心非,還多有調侃的味道。現在的太清宗,只是你的暫時棲息之地,不會久留,就算以后你不想離開,他們也會逼得你走。”

“這種事情是因人而異的,至少我可以保證,玄知太上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葉信說道:“還有,讓我哭笑不得的地方在于,既然你知道事情最后會變成這樣,為什么建議我進太清宗呢?”

“進了太清宗,可以讓你用最快的速度了解這個證道世,而且你的地位安全都能得到一定保證。”鬼十三說道:“我把自己所了解的告訴你,是沒多大用處的,很多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體悟。”

“信哥,我先把話說在這里,不信我們走著瞧。”鬼十三露出詭異的笑容:“你只能當頭頭,在天罪營如是,在大召國如是,在這里也如是,不論你進的是太清宗,還是星殿和光明山,最后他們的掌控者都會與你反目成仇。”

“這也是你這個深淵鬼王離開葬龍灣的原因么?”葉信也笑了。

“沒錯。”鬼十三說道:“我們兄弟在一起這么就,秉性多多少少有相合之處,以前我加入葬龍灣,是因為修羅王還算不錯,夠朋友、講義氣,幫過我不少忙,誰知進了葬龍灣之后,才慢慢發覺修羅王是希望我和法王、惡王一樣,把他當成主子來侍候,這就讓我受不了了。”

“其實我還不夠狠,如果我選擇忍耐,逐漸獲取他的信任,一步步離間他和法王、惡王的感情,最后找個機會把他干掉,那我就成了葬龍灣的老大。嘿嘿……不是我吹噓,給我十年、二十年的時間,我肯定能做得到!”

“但是呢,他幫過我不少次,我不想這樣對他,后來修羅王對我的疑心越來越大,法王和惡王也看我不太順眼,因為我總會表現得和他們不一樣,如此……既然我不能害他,又沒辦法留下去,那就只能離開自立山頭了。”

“信哥,我能服你,不止因為我一直把你當成大哥,也因為是你把我們帶出來的,可面對別人,我就沒辦法服氣了,雖然境界暫時比我高,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后來居上,我為什么要服?”

“不遭人妒是庸才,這很正常。”葉信說道。

“蕭魔指他們也應該和我一樣吧……”鬼十三笑了:“信哥,你帶過來這批人,大多都是心比天高的,哈哈哈哈……如果他們還活著,加入了別的宗門,大概不會過得很快樂,最后都會選擇自立門戶,連山炮都知道創立個玄妖殿呢!在你面前,他們會略微低一低頭,換成別的,豈會甘于屈居人下?!”

葉信有些愣怔,鬼十三這些話點醒了他,讓他不由再一次想起了云臺點將閣,云臺點將閣是這幾年創立的,實力膨脹得非常快,掌控者叫蕭副閣,他原本是從另一個邏輯出發,認為蕭魔指不會更改自己的稱唿,打出名號,才能召集散落在天涯海角的同伴,現在意識到‘副閣’這個名字似乎有隱喻。

鬼十三說得興起,沒注意到葉信的神色:“其實啊,還有一個人和我們處境差不多。”

“誰?”葉信問道。

“天行者狄戰。”鬼十三說道:“他比我們走得更快更遠,已經到了讓別人容不下他的地步,現在星殿那些老家伙只是希望利用他和他帶來的那批修士消耗光明山的戰力,一旦光明山覆滅,下一個倒霉的就是天行者狄戰!“

“聽說光明山滅絕圣子與狄戰在寶莊惡斗了一場?”葉信說道。

“嗯。”鬼十三點頭道:“不過么……我猜狄戰是點到即止的,這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以狄戰的聰明,不可能不知道星殿那些老家伙在想什么,他是會為了星殿的未來而犧牲自己呢,還是象你一樣,干脆舉旗造反?我感覺應該是后者吧……“

“這樣才有意思。”葉信笑瞇瞇的說道。

“是啊是啊。”鬼十三連連點頭:“他們不鬧,我們哪里來的機會?”

“不管怎么樣,成天宗我還是要走一趟的。”葉信說道:“十三,你跟我一起走吧,有你在,我還有些底氣。”

“好啊。”鬼十三跳了起來,隨后拍打著身上的灰塵:“其實……信哥,我以前想的是我們兄弟兩個帶著真真姐一起行走天下、快意恩仇,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這樣多灑脫?對于打天下的事情,我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可你喜歡,我沒辦法,只好陪著你了。”

“抱團才能取暖。”葉信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我感覺……蕭魔指的成就應該比你強,因為他也明白這個道理。”

“蕭魔指?你知道他在哪里?”鬼十三一愣。

“隱隱猜到了,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猜對。”葉信說道。

這時,一艘證道飛舟從思鄉城的方向緩緩飛來,懸停在山坡上空。

“玄道太上只給了我五天的時間,肯定不夠的……”葉信突然喃喃的說道:“前后至少要十幾天了。”

“有證道飛舟,用不著十幾天吧?”鬼十三說道。

“他們有他們的殺人計,我也要有我的過墻梯。”葉信說道:“總要布置一二的,十三,你的證道飛舟在哪里?”

“很遠呢,你不是讓我把證道飛舟留在外面么?”鬼十三說道。

“也帶過去吧,以備不時之需。”葉信說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忍耐著一點,不要惹麻煩。”

“這個沒問題。”鬼十三說道:“我就當你的仆從了。”

證道飛舟緩緩落下,鬼十三掏出一把粉末,灑在空中,接著粉末化作一團煙氣,向著遠方飛掠,隨后葉信與鬼十三登上了證道飛舟,這一次出行成天宗,幾位太上都派出了自己門下的核心弟子,共有二十余人,實力清一色都是大乘境的修士,否則也進不了核心。

別的修士還好,周星野也在其中,他可是認得鬼十三的,一開始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背用力在眼睛上抹了抹,再次睜眼,臉色變得駭然。

葉信離開的時候,說了要去請一個幫手,可他萬萬沒想到,居然是兇名昭著的深淵鬼王!這是去調查,還是去毀掉成天宗?

(未完待續。。)



2019 淘小說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3903號 意見反饋

Copyright ? 2012- 2019 taoxiaoshu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所收錄所有書籍作品皆來源于網友上傳及互聯網搜索資源

書籍內容、以及所有評論皆屬于作者或者用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若本站所收錄的書籍對您造成了侵權,請聯系我們或者提交意見反饋,我們將24小時內刪除

若書籍或者評論有不當之處,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刪除

网络版足球